课 程 

二季度信用卡逾期为何不升反降?只是统计周期因素罢了

2020-08-26 08:27    来源:家财网    

来源:第一财经


疫情之下,信用卡的发卡量仍在小幅上升。近日,央行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二季度末,信用卡和借贷合一卡在用发卡数量共计7.56亿张,环比增长0.99%。

但与业界此前猜想不同的是,央行数据显示,截至二季度末,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为854.28亿元,环比下降7.02%。

“二季度开始,不少银行加强了催收的力度,这是原因之一。同时,按照统计周期,上半年的不良还没有纳入逾期未偿中,预计三季度或者年底,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会进一步升高。”多位业内人士称。

信用卡发卡量小幅回升

近日,央行发布的《2020年第二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显示,银行账户数量增幅回升,非现金支付业务量恢复增长,支付系统业务量持续增长,全国支付体系运行总体平稳。

在发卡量上,截至二季度末,全国银行卡在用发卡数量86.58亿张,环比增长1.52%,增速较上季度末上升0.21个百分点。其中,借记卡在用发卡数量79.02亿张,环比增长1.57%;信用卡和借贷合一卡在用发卡数量共计7.56亿张,环比增长0.99%。全国人均持有银行卡6.18张,其中,人均持有信用卡和借贷合一卡0.54张。

另外,银行卡应偿信贷规模回升。截至二季度末,银行卡授信总额为17.91万亿元,环比增长1.92%;银行卡应偿信贷余额为7.50万亿元,环比增长3.26%。银行卡卡均授信额度2.37万元,授信使用率为41.88%。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854.28亿元,环比下降7.02%,占信用卡应偿信贷余额的1.14%。

当前已发布半年报的银行也从数据上印证了上半年信用卡发卡量稳步上升的状态。例如,上海银行半年报显示,信用卡累计卡量986.33万张,新增卡量88.78万张,较2019年末增长9.89%,线上渠道获客近53万户,同比增长260%;信用卡交易额635.09亿元,同比增长4.42%。

江苏银行半年报显示,信用卡累计发卡365.38万张,同比增长65.18%,报告期内新增57.28万张;信用卡透支余额192亿元,同比增长15.63%。

“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是以统计时间向前推半年作为账期截止,即今年二季度统计的是2019年12月31日账期之前信用卡逾期超过半年没有偿还的信贷总额,也就是说因疫情造成的逾期情况按照统计周期尚未纳入统计。”信用卡资深研究人士董峥称。

董峥表示,每季度统计的逾期金额是截止到统计日期前半年(180天)的账期内总额,由于所涉信用卡基本都处于停卡禁用状态,因此该金额继续上涨的可能性不大,新增主要来自统计时间上一个季度递延过来的总额。

不良率可能继续上升

影响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的因素,主要是来自发卡银行的风控政策和催收情况。去年四季度以来,发卡银行对大量的风险及潜在风险用户通过降额、终止用卡等措施,有效扭转了信用卡风险继续上行的趋势。同时,债务催收力度的加强也对这部分债务上涨起到抑制作用。从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来看,在2019年四季度为742.66亿元,而去年三季度为919.16亿元。

在疫情较为严重的今年第一季度,因信用卡债务催收停滞,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重返918.75亿元,二季度仍在854.28亿元的高位。

从已公布半年报的银行信用卡不良率来看,江苏银行信用卡不良率为1.59%,较2019年末增长0.25个百分点;上海银行信用卡不良率为1.84%,较2019年末增长0.21个百分点。

今年下半年以来,监管和多家银行信用卡中心加强了风控措施,陆续多次发布公告称,将进一步明确信用卡资金用途。例如,8月11日,光大银行信用卡中心公告称,个人信用卡仅限持卡人本人日常消费使用,信用卡资金不能用于生产经营、固定资产投资、股权投资、套现等非消费领域,包括购房、投资、理财、股票、其他权益性投资及其他禁止性领域等。

“如持有我行信用卡开展超出信用卡正常资金用途之外的交易,可能导致交易失败,我行将采取包括但不限于降额、止付、冻结、锁卡等管控措施。为保证用卡正常,请您妥善保管与信用卡交易用途相符的交易凭证,以便配合我行核实。”上述公告显示。

7月10日,平安银行信用卡中心同样称,持卡人不得以任何套现、欺诈、恶意刷单等违法或虚假消费套取银行信贷资金、积分、权益、奖品或增值服务;不得以任何舞弊手段、非法工具恶意获取权益或优惠;信用卡透支应用于消费领域,不得用于证券市场、生产经营、房地产开发、投资等非消费领域。

6月29日,银保监会消保局发布《关于合理使用信用卡的消费提示》称,信用卡的主要作用是满足金融消费者日常、高频、小额的消费需求,方便消费者生活。但有些消费者过度依赖信用卡透支消费,背负了超出其偿还能力的大额信用卡贷款,甚至陷入“以贷还贷”“以卡养卡”的境况,导致资金紧张、还款压力倍增等问题。还有消费者将信用卡借款违规用于房地产、证券、基金、理财等非消费领域,放大资金杠杆,易导致个人或家庭财务不可持续,并会承担相应后果,也致使金融机构风险累积。消费者应当正确认识信用卡功能,理性透支消费,不要“以卡养卡”“以贷还贷”,更不要“短借长用”,合理发挥信用卡等消费类贷款工具的消费支持作用。

一位股份制大行信用卡中心人士称,疫情之下,信用卡在一季度所受影响非常大,从二季度开始,银行信用卡催收、还款金额有了很大好转。上述人士认为,三、四季度信用卡不良率可能会进一步上升,但整体上风险可控。随着宏观经济景气度提升,预计信用卡风险也将逐步回归正常水平,不会出现国际上过去信用卡不良大面积爆发的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不少银行为获取更多利润,允许持卡人将信用卡额度内的资金变现转入借记卡账户。董峥称,在上述情况中,发卡行被套现后无法判断资金去向,会存在风险点。发卡行在发放现金贷时应严格限制资金用途,要求用户提供用款证明等。


  • 学理财扫我
    联系我们:13301246085
京ICP备13051251号-1@service@ijiacai.com